四川一男子垫资修村道4年仍被拖欠工程款,因无钱还债成老赖

四川一男子垫资修村道4年仍被拖欠工程款,因无钱还债成老赖原标题:四川一男子垫资修村道4年仍被拖欠工程款,因无钱还债成老赖4年前,四川巴中一男子陈某承包了平昌县一村道加宽及硬化工程,并通过银行贷款和亲友…

四川一男子垫资修村道4年仍被拖欠工程款,因无钱还债成老赖

原标题:四川一男子垫资修村道4年仍被拖欠工程款,因无钱还债成老赖

4年前,四川巴中一男子陈某承包了平昌县一村道加宽及硬化工程,并通过银行贷款和亲友借款垫资完成了修建,但大部分工程款至今未能结清,导致其无法还款而被纳入失信“黑名单”,成了一名“老赖”。近日,陈某告诉澎湃新闻,其收到了银行《诉前通知书》,告知其要尽快偿还本息,否则将会面临诉讼,贷款时抵押的家中唯一一套住房也会被处置。

10月29日,建设方平昌县南天门旅游景区管委会通过平昌县官网“书记信箱”平台回复陈某称,“待专项资金拨付到位后”,会“优先支付”给陈某工程款。12月15日,平昌县南天门旅游景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回应澎湃新闻,表示正在处理此事,待相关工作完成后,会“分步向陈某拨付剩余工程款”。

陈某告诉澎湃新闻,2017年6月,其“挂靠”在平昌县第三建筑公司,承包了当地爱国村道路路基加宽和路面硬化工程,道路全长约4.1公里。陈某与爱国村村委会签订的合约显示,双方约定在工程验收合格后下拨80%的工程款,剩余20%在一年保质期后全额到账。后因当地行政区划调整,爱国村由南天门旅游景区管委会代管,相关工程由后者负责。

陈某称,这条村道2017年7月正式开始施工,期间产生的成本总共有200多万元。“最初垫资支付了130多万元,其中70万元是自己手里的现金,原本计划用来偿还之前做生意欠下的银行贷款,另外一部分是从亲朋好友处凑来的。”陈某称,2017年年底该工程竣工并验收合格,但至今4年时间里,其仅从建设方处陆续收到130余万元款项,尚不足以覆盖成本。竣工后至今,建筑工人多次上门索要劳务费,加之需要偿还之前借款的利息,陈某无力支付,他和妻子又向亲友及银行借款数十万元。

建设方应向陈某支付多少工程款?根据南天门景区管委会2020年6月第一次审计,该工程应付金额约为376万元。但2021年,当地又进行了复审,初步审定金额约为300万元。“粗略算了一下,我的利润只有四、五十万元,但因为借款产生了不少利息,这样算下来,挣不到什么钱。”陈某称,即便是按照第二次审计结果,建设方尚需支付他170余万元的工程款,“这些钱至今不见踪影”。

据陈某称,因无法偿还借款,其去年被一位朋友起诉,法院判决其限期内还清债务。“家里的经济状况实在是非常窘迫,最终还是没能还上这笔钱。”陈某称,其户籍所在地南江县人民法院公布的“2021年度失信被执行人名单”,自己名列其中,未履行金额为6万余元。目前,陈某无法乘坐高铁、飞机等交通工具,自称生活受到很大影响,同时担心自己两个孩子的上学也会受到波及。“这日子这么过肯定不行,小孩们未来的路还很漫长,不能因为我影响到他们。”陈某称。

此外,因被列为失信人员,银行已停止陈某和其妻子的续贷业务,并在11月底发来《诉前通知书》,要求其在立即还清30万元本金及1万多元利息,否则将被起诉,并处置抵押物。“贷款时抵押的是家中唯一的一套房子,如果贷款在月底(12月)之前无法还清,我们一家四口可能就没有地方可以住了。”陈某称。

陈某妻子告诉澎湃新闻,因为债务的缘故,夫妻两人的感情也受到影响,这几年她也一直遭受非议。“欠的款就跟无底洞似的,永远填不满。现在是四处欠着钱,债主们一直在催促我们尽快还钱。”陈某妻子称,“倘若我们无法清偿银行贷款与利息,我和两位担保人也将面临被列为失信人员的风险。”

陈某和妻子称,承包工程后至今的数年里,偿还银行和亲友借款的利息,已经成为家中每月支出的主要部分,“已经不再幻想能从这个项目里赚些收入了,只希望能尽快拿回本金,减轻家庭的负担。”

对于此事,陈某多次向相关方反映,希望尽快解决。平昌县南天门旅游景区管委会2021年10月29日曾通过平昌县政府官网信访渠道回应陈某,“待专项资金拨付到位后”,会优先支付其剩余的工程款。陈某妻子则称,南天门旅游景区管委会曾告知她,“由于财政困难,所以工程款项至今还未落实,待专项资金拨付到位后,会考虑到”。

夫妻二人提供的一份落款为“平昌县南天门旅游景区管委会”的文件显示,2021年1月,该管委会曾就此事向县政府请示,因工程款未结清,施工方资金周转困难,造成农民工工资和材料款大多未支付,“恳请解决相关资金”。

12月15日,平昌县南天门旅游景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,陈某承包修建村道,是“实实在在为脱贫攻坚干了事”,对于其工程款未结清一事,当地也很重视。该负责人证实,目前已对工程款进行复审,初步预估为300余万元,但尚未最终确定。“已经向陈某支付了130多万元。”该负责人认为,陈某修建村道的成本钱“大部分是拿回去了的”,工程款未结清不是导致陈某被纳入失信“黑名单”和家庭困难的直接原因。“对于陈某的事,我们也很清楚,正在积极想办法给他处理,争取年底前解决一部分。”该负责人称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>